跳到主要內容
:::

    淡水紅毛城之所以稱為「紅毛城」是因為舊時臺灣人稱荷蘭人為「紅毛」而得名。紅毛城的始作俑者並非荷蘭人,而是大航海時代的西班牙人。然而後來為何又成為荷蘭人的城堡?以及西班牙人在北臺灣的經營與當時原住名的互動如何?為了解答這些有趣的問題,資圖系林信成教授特邀清華大學歷史所李毓中教授於109年11月10日蒞校為我們解惑。

    李教授的演講由一艘仿古的西班牙貿易船停在基隆港的照片開始,談到15世紀世界各國的航海版圖,各國在與中國的貿易路線中發現了臺灣,由於臺灣腹地較大且可以連結中國、日本及東南亞各據點,進而引發各國佔領臺灣的念頭。1624年荷蘭人佔領南部的安平,成為西班牙人對中國貿易的阻撓,因此1628年西班牙人從馬尼拉北上佔領基隆和平島,在與當地原住民交流的同時,一邊等待補給船,一邊興建防禦稜堡聖薩爾瓦多城。除了作為軍事防禦之外,從現有的文獻資料也可以看見當時西班牙人的亞洲觀察。

    李教授展示一系列稱為「馬尼拉手稿」的檔案,是西班牙繪師的畫作,裡面繪有當時基隆與淡水的原住民、中國閩南人、畬客(客家)人等,其中淡水的原住民手上抱著一顆沒有下顎的人頭骨,顯見當時淡水原住民的剽悍。而在基隆和平島的西班牙人與原住民交流過程中,為了能交換到更多的糧食與物資,乃與淡水原住民的部份部落結盟,沿北海岸來到淡水協助打擊對手部落。然而,最後因故遭致原住民的毀約,西班牙因而順道佔領淡水部落的地盤,即今天的淡水紅毛城一帶。1639年,西班牙在北臺灣的經營被荷蘭人所終結,亦坐失了基隆的聖薩爾瓦多城與淡水的聖多明哥城,而改名為北荷蘭城與安東尼奧城。

    其中,北荷蘭城的命運不同於安東尼奧城,在明鄭以後逐漸破敗,歷經清法戰爭與二次世界大戰二次戰火,早已成斷垣殘壁。惟李教授提及,近年來於基隆再造歷史現場的計畫下,清大考古團隊在和平島挖掘到當年的教堂遺址與骸骨等,則是一個重要發現。

    演講尾聲在觀眾提問與講者的熱列互動中,結束為時2小時的知性饗宴,與會者多感到收穫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