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年度書名
2018林黛嫚, 林黛嫚的文學教室:寫作的美學與技藝, 如果你有以下需求,本書正是為你而寫:   ◎想要考試作文得高分的學生   ◎需要授課教材的作文班老師   ◎喜歡寫作,但不知如何精進的文青   ◎想要用寫作表達想法、記錄人生的人士   作者累積三十多年文學創作與寫作教學的能量,以及擔任學測、指考與國家考試的閱卷經驗,在本書揭櫫寫好作文是一項技藝,優美的寫作更展現了文學的力與美!   本書包含三部分:首先釐清寫作常見的疑問和困惑;接著探討寫好文章的關鍵,包括寫作前的準備、寫作的注意事項與技巧,並以名家作品深入賞析;最後則選取時下最盛行的主題類型,形式優美、結構完整的範文,讓寫作原理全面展示。   不論你期望從寫作上得到什麼,都可以在本書找到屬於你自己的答案!, 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8陳皓; 楊宗翰, 台灣一九七○世代詩人詩選集, 本書為《銀河詩刊》世代詩選系列的第三輯,體例調整、編委更替、收錄更為全面,榮獲國藝會出版補助。以1970世代詩人詩選為主題,自王宗仁至德尉等,共選錄了48位世代詩人作品。由詩人陳皓與楊宗翰主編,本書彙為一冊,希冀取樣多元而完備,可一窺一九七○世代詩人詩風景。   一九七○世代詩人的作品像開啟一扇任意門,在不同的寫作主題取樣與不同的寫作面向,駕馭繁複長篇的行文、涉入歷史縱深的意象、行走於文法句讀的邊緣、飛越地景的書寫或是跨入家庭的親情符徵,每一詩篇都在開啟全新的視野,提供跨越想像的門徑。, 小雅文創
2018楊宗翰, 一九七○年代台灣新興詩社/詩刊特質析論, 新詩之「跨域」和「在地」並非相互對立的兩端,國際化與本土性亦然。它們其實都是社會與文化研究中,互為依存卻又各自獨立的要素。譬如常被侷限於「一時一地」來理解的詩刊或詩社,其實正是「跨域」和「在地」間的絕佳例證。像是一九五○、六○年代台灣《現代詩》與香港《文藝新潮》之間,或者一九七○年代台灣《龍族》與馬來西亞《天狼星》之間,都有著不可否認的積極互動及創造性連結,既推動了一時一地之文風詩潮,更有跨越國界之聲援扶持。 二○一八年「社會與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兩岸四地當代詩學論壇」由淡江大學中文系主辦,共舉行了兩場主題演講(主講人為王潤華教授、廖咸浩教授),六場次的討論會,宣讀經審查通過之二十四篇學術論文。主講與發表的學者,分別來自台灣、美國、日本、韓國、法國、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大陸與香港。會後再從中選錄十二篇經修改、校訂過之正式論文,乃有這部《交會的風雷》誕生。盼望這場國際會議的舉辦與這部書的出版,能夠增益台灣學術界的詩學討論風氣;更期待兩岸四地之詩學研究,未來能產生更多越界、跨國「交會的風雷」。, 允晨文化
2018羅雅純, 戴震道德情理倫理新詮, 本書以《戴震道德情理倫理新詮》為題,援引「西方倫理學」為參照系統,展開中西對比下戴震學研究。研究論題外部「系統性」旨在探討戴震「道德情理」意涵及西方倫理學型態歸判;內部各章論題「關聯性」則是貫穿傳統戴震學、當代戴震學及中西「情感」視域下戴震哲學與「道德規範根源論」、「德性倫理學」比較研究。全書宗旨圍繞「戴震情欲倫理」主軸,形成「系統性」及「關聯性」的結合論述,抉發不竭的戴震哲學價值是本書終極展望。, 文史哲
2018李其霖, 清代黑水溝島鏈防衛, 黑水溝原指臺灣海峽,在十六世紀以來,經過黑水溝海域是個畏途。   大清帝國雖然幅員遼闊,但卻不是一個海洋國家。清朝統治者的想法,只想維持現狀,並無領土擴張的野心,在海權方面也是如此。清廷領有臺灣之後,在整體水師以南北向為防衛的設計,增加了東西向的聯防,並將澎湖及臺灣定位為鞏固東南海域的第一線水師基地。東西向聯合防線即是黑水溝防線。   本書論述金門、澎湖、臺灣三個區域的海岸軍事防務,以及彼此間的合作,共同維持該區域的治安,最後形成一個黑水溝之防線。, 淡江大學出版中心
2018楊宗翰, 交會的風雷:兩岸四地當代詩學論集, 新詩之「跨域」和「在地」並非相互對立的兩端,國際化與本土性亦然。它們其實都是社會與文化研究中,互為依存卻又各自獨立的要素。譬如常被侷限於「一時一地」來理解的詩刊或詩社,其實正是「跨域」和「在地」間的絕佳例證。像是一九五○、六○年代台灣《現代詩》與香港《文藝新潮》之間,或者一九七○年代台灣《龍族》與馬來西亞《天狼星》之間,都有著不可否認的積極互動及創造性連結,既推動了一時一地之文風詩潮,更有跨越國界之聲援扶持。, 允晨文化
2017高上雯, 中國歷史人物的評價方法, , 淡江大學歷史學系
2017林偉淑, 炫麗又迷幻的狂野腳色, ,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
2017楊宗翰, 回歸期台灣新詩史裡的抒情之聲——以張錯、席慕蓉、方娥真與溫瑞安為例, 台湾新诗史回归期(1972—1983)以正视现实、 肯定明朗、 关怀乡土、 拥抱民族为主要特征。其成因则与诗作风格丕变、 文学论战四起、 诗社诗刊涌现、 空前外交变局四点密切相关。彼时诗人积极思考自我身份及过往诗潮流弊, 扬弃了 “世界性”“超现实性”“纯粹性” 等现代主义主张, 改朝 “民族性”“社会性”“世俗性” 等现实主义路线发展, 进行书写与行动的双重实践。以抒情诗见长的张错(1943— )、 席慕蓉(1943— )、 方娥真(1954— )与温瑞安(1954—)四位就身份而言, 可能都算某种意义上的 “外人”。但在文学史书写上, 四人毫无疑问都该被纳入 “台湾文学 ‘之内’”, 构成回归期台湾新诗史极为重要的环节。文学界普遍认为 “温是侠骨、 方是柔肠”, 在文学表现上方往往也被视为温的附属品。其实方娥真的诗作产量不逊于温瑞安, 意象营造、 文字功力与节奏控制更在温之上。上述这种说法所反映的往往不是诗作风格, 而是尊卑位阶, 亦即视女性为他者(the other)或附属品, 以呈现男性的自我(self)及优势位置。,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7林偉淑, 愛情的倖存者—讀陳玉慧的《德國丈夫》, ,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